1. <dl id="61666"><legend id="61666"></legend></dl>

        銀色多維牌多種維生素礦物質片

        積分值:168 分積分怎么用

        建議零售價:
        168 RMB

        中老年人健康交流群

        812

        你遇到的沒遇到的中老年人健康問題,都可以在這里了解到

        當前話題

        關愛中老年人健康,做你的貼心伙伴

        去加群

        均衡飲食測評

        7512

        什么飲食最好?營養均衡最好。 快來測一測您的飲食是否均衡吧。

        產品參數:

        • 保健功能:補充多種維生素和礦物質
        • 不適宜人群:17歲以下人群及孕婦、乳母
        • 主要原料:碳酸鈣、富馬酸亞鐵、檸檬酸鋅、富硒酵母、醋酸視黃酯、維生素D3、硝酸硫胺素、核黃素、鹽酸吡哆醇、氰鈷胺、煙酰胺、葉酸、D-生物素、L-抗壞血酸鈉、D-泛酸鈣、D-α-醋酸生育酚
        • 具體規格: 90g(1.5g/片×60片)
        • 食用方法及食用量:每日 1 次, 每次 1片,食用方法:吞服
        • 批準文號:G20130839
        營養Q&A
        營養知識
        復合維生素B

        概述:

        維生素B屬于水溶性維生素,包括維生素B1(硫胺素)、維生素B2(核黃素)、維生素B6、維生素B12等,復合維生素B是上述多種B族維生素的復合物,具有多種生物學功能。

        推薦攝入量:

        維生素B1成年男性1.4 mg/d(毫克/天),女性1.2 mg/d
        維生素B2成年男性為1.4 mg/d,女性為1.2 mg/d
        維生素B6成年為1.4 mg/d
        維生素B12 成年為2.4 μg /d(微克/天)等(RNI:推薦攝入量)
        (參考《中國居民膳食營養素參考攝入量(2013版)》
        緩解手指麻木、疼痛

        研究范圍:鼠標手

        文獻使用劑量:維生素B12:50μg/d(微克/天) ,維生素B6:2 mg/d ~100 mg/d

        國內外研究結果:

        腕管綜合癥又稱鼠標手,是由于正中神經在腕管內受到壓迫引起的手指麻木[1],常見于用腕過度的人群。美國研究人員發現,鼠標手人群普遍存在維生素B6缺乏的現象,補充維生素B6(2 mg/d ~100 mg/d)能明顯緩解鼠標手人群的手指麻木、疼痛等問題[2]。
        妊娠期婦女(尤其妊娠中晚期)是鼠標手的高發人群,國內研究人員給常規服用葉酸(0.4 mg/d)妊娠期婦女志愿者加服維生素B12(50μg/d),結果發現在加服維生素B12的妊娠期婦女鼠標手發生概率顯著降低,說明對于妊娠期期婦女,在常規補充葉酸的同時,服用維生素B12 能有效降低妊娠期鼠標手的發生幾率[3]。

        參考文獻:

        • [1] 手外科手術學. 2 版.復旦大學出版社
        • [2] Folkers K., Ellis J., Watanabe T. et al. (1978). Biochemical evidence for a deficiency of vitamin B6 in the carpal tunnel syndrome based on a crossover clinical study.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75(7), 3410-3412.
        • [3]蔣光榮,王松,張玲。維生素B12對預防妊娠期腕管綜合征的療效觀察。中國現代醫生,2009,47(19), 74-75.

        緩解壓力、焦慮

        研究范圍:焦慮、壓力大

        國內外研究結果:

        澳大利亞的研究人員開展了一項隨機雙盲對照試驗,在為期3 個月的人群干預試驗中,分別給兩組志愿者服用復合維生素B或安慰劑。試驗結果發現:服用復合維生素 B的志愿者自述工作壓力變小,緊張、焦慮情緒變少,但是服用安慰劑的志愿者工作壓力感受幾乎沒有任何變化。這說明補充維生素B能夠緩解工作壓力,改善壓力相關的緊張和焦慮情緒[1]。

        參考文獻:

        • [1] Stough C., Scholey A. et al. (2011). The effect of 90?day administration of a high
             dose vitamin B-complex on work stress, 26(7), 470-476.

        維護皮膚和粘膜的完整性

        研究范圍:皮膚、粘膜炎癥和潰瘍

        文獻使用劑量:維生素B6:30mg/d(毫克/天)

        國內外研究結果:

        基礎研究發現,B族維生素廣泛分布于物質代謝和能量代謝過程,可以通過呼吸連參與體內氧化還原反應和能量代謝,促進正常生長發育,維護皮膚和粘膜的完整性[1]。為了驗證B族維生素對皮膚、粘膜的作用,科學家針對不同健康問題開展了相應的研究。
        脂溢性皮炎是發生在皮脂溢出基礎上的慢性炎癥性皮膚問題,常發生于眼、鼻與口腔周圍皮膚[1]。 廈門市第二醫院給面部脂溢性皮炎志愿者采用膠原貼敷面聯合口服維生素B6(10 mg/次,3次/天,4周),結果顯示:膠原貼敷面聯合服用維生素B6能夠有效地改善志愿者的脂溢性皮炎問題[2] ,這可能與維生素B6有利于改善皮脂腺的分泌和排泄,進而抑制細菌的增值減輕炎癥反應有關。
        口角炎俗稱“爛嘴角”, 其特點是兩側口角的浸漬, 結痂及皸裂,多認為與B族維生素尤其是B2缺乏有關。國內的研究人員給口角炎志愿者口服復合維生素B,發現復合維生素B能夠很好地改善口角炎的問題[3]。

        參考文獻:

        • [1]《營養與食品衛生學》第六版,人民衛生出版社,2007,P101。
        • [2]張明莉,孔祥明。膠原貼敷料聯合維生素B6治療面部脂溢性皮炎療效觀察。中國麻風皮膚病雜志,2013, 29(11), 697.
        • [3]楊洋,李啟升,孫浩。復合維生素B聯合紅霉素眼膏治療口角炎482例療效觀察。臨床軍醫雜志, 2006, 34(6), 766.

        保護肝臟

        研究范圍:肝不適、脂肪肝等

        文獻使用劑量:維生素B1 :100 mg/d(毫克/天)

        國內外研究結果:

         B族維生素與肝臟關系密切,B族維生素如維生素B6等可促進乙醇(酒精)的氧化,還可以減輕酒精中毒時(由于糖異生受抑制)所產生的低血糖反應,并加速酒精的排泄,減輕肝臟負擔[1]。
        同型半胱氨酸是蛋氨酸(一種必需氨基酸)在人體內代謝的中間產物,可能是非酒精性脂肪肝的一個重要危險因子。研究人員對比了非酒精性脂肪肝和健康志愿者血漿中同型半胱氨酸、葉酸、維生素B12的濃度,結果發現:非酒精性脂肪肝志愿者的血漿同型半胱氨酸濃度較高;并且血漿中葉酸和維生素B12濃度越低,其同型半胱氨酸濃度越高。這提示增加維生素B12和葉酸的攝入,可能降低同型半胱氨酸的水平,從而起到改善脂肪肝的效果[2]。
        齊齊哈爾醫學院研究表明,非酒精性脂肪肝大鼠肝臟抗氧化能力下降,而補充復合維生素B能顯著提高大鼠體內氧化酶(超氧化物歧化酶)的活性,降低氧化應激產物(丙二醛)的含量,增強機體的抗氧化能力,改善脂肪肝變性[3]。
         美國達特茅斯醫學院研究了維生素B1對乙肝志愿者的作用,發現服用維生素B1(100 mg/d)可降低乙肝志愿者的氨酶水平,同時使乙肝病毒和DNA含量降到不可測水平,持續服用維生素B1有助于緩解肝臟炎癥[4、5]。


        參考文獻:

        • [1]張鳳瓊。維生素B6對急性乙醇中毒的治療作用。實甩醫學雜志,1997,13 (1),61-62.
        • [2]楊慧君,李倩等。非酒精性脂肪肝患者同型半胱氨酸濃度及葉酸與維生素B12濃度變化及相關性。世界華人消化雜志,2007,15 (12),1449-1452.
        • [3]孫要武,董艷梅等。B族維生素和谷胱甘肽對大鼠脂肪肝的作用。齊齊哈爾醫學院學報, 2008,29 (24),2945-2946.
        • [4]徐蜀遠翻譯。維生素B1治療慢性乙型肝炎感染。國外醫學內科學分冊,2002,29 (2),87-88.
        • [5]Wallace AE, Weeks WB. (2001). Thiamine treatment of chronic hepatitis B infection. Am J Gastroenterol.96(3):864-8.

        改善神經機能

        研究范圍:帶狀皰疹、腳氣等

        文獻使用劑量:維生素B1 :750 mg/d(毫克/天), 維生素B2:6~300 mg/d, 維生素B6 :750 mg/d, 維生素B12: 0.06 mg/d

        國內外研究結果:

        帶狀孢疹是水痘-帶狀皰疹病毒引起的一種感染性皮膚問題,可引起神經疼痛問題。來自成都的研究人員給帶狀皰疹志愿者服用B族維生素(維生素B1 6 mg/d,維生素B12 1.5mg/d),發現B族維生素能夠改善帶狀皰疹引起的神經痛[1]。
        酒精中毒性多元神經癥是長期飲酒引起的一種最常見的并發癥,表現為四肢感覺和運動障礙等。英國倫敦國王學院開展的研究發現:通過口服復合維生素B(B1 750 mg/d, B2 30 mg/d, B6 750 mg/d, B12 0.06 mg/d)可以顯著改善酒精中毒性多元神經癥的相關問題,包括感覺功能、協調和反射能力提高等[2]。

        參考文獻:

        • [1]陳前明,吳波,蔣存火。口服及肌注維生素B_(12)和維生素B_1對治療帶狀皰疹疼痛的療效比較。現代臨床醫學,2006,32 (3),87-88.
        • [2]Peters T. J., Kotowicz J., Nyka W. et al. (2006). Treatment of alcoholic polyneuropathy with vitamin B complex: a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 Alcohol Alcohol, 41(6), 636-642.


        營養知識
        葉酸

        概述:

        葉酸,又名維生素B9, 屬于B族維生素,廣泛存在于酵母、動物肝臟及綠葉蔬菜等動植物食品中。葉酸具有多種生理功能,尤其是對孕婦和胎兒健康能夠產生重要影響

        推薦攝入量:

        成人:400μg DFE/d(RNI:推薦攝入量)
        DFE(葉酸當量,單位μg)=天然食物來源葉酸(μg)+1.7ⅹ合成葉酸(μg)
        參考《中國居民膳食營養素參考攝入量2013版》)
        降低腫瘤、癌癥發生的風險

        研究范圍:腫瘤、癌癥

        文獻使用劑量:0.2~10mg /d(毫克/天)

        國內外研究結果:

        惡性腫瘤的研究過程中,建立動物模型是一種重要的研究手段,為了觀察葉酸缺乏對腫瘤發生的影響,科學家們經常以實驗動物建立腫瘤模型,進行相關研究。
        在新西蘭醫學中心,研究人員開展了一項動物實驗,把實驗大鼠分為兩組,分別喂飼葉酸和安慰劑,并注射致癌劑來誘導大鼠產生結腸癌。結果表明,在致癌劑的誘導下,補充葉酸的大鼠發生腫瘤的比例顯著低于無葉酸補充的大鼠[1],提示葉酸能夠降低大鼠發生結腸腫瘤的風險。
        在國內開展的相關研究中,上海的研究人員以小獵犬為研究模型,觀察葉酸(20mg/d,15個月)對小獵犬胃癌發生的影響。結果發現:在癌癥誘導劑的作用下,補充高劑量葉酸的小獵犬發生胃癌的概率顯著低于未補充葉酸的小獵犬,表明葉酸在降低小獵犬的胃癌風險上起到重要作用[2]。
        從上述結果可知,在動物實驗中,葉酸降低癌癥發生風險作用明顯。為了探究葉酸對人群腫瘤發生的影響,美國機構審查委員會進行了一項關于膳食營養素攝入與食管癌及胃癌發生風險的研究,發現葉酸的攝入能夠降低食管腺癌、食管鱗癌、賁門癌及胃癌(非賁門部分)的發生風險[3]。
        同樣來自美國的研究人員開展了一項長達15年的追蹤觀察,該研究在1980年到1994年間持續追蹤調查了研究對象膳食中葉酸的攝入量等資料,并記錄研究對象是否發生大腸癌。結果發現,膳食中葉酸攝入量高(大于0.4mg/d)者發生大腸癌的風險比葉酸攝入量低(小于0.2mg/d)者降低了48%。提示長期補充含葉酸可能降低發生大腸癌的風險[4]。
        除了上述葉酸與消化道癌癥關系的研究外,英國科學家開展了一項人群試驗,給子宮頸不典型增生(子宮頸細胞異常增生,容易轉化為子宮癌)的婦女補充葉酸(10mg/d,3個月),結果發現:志愿者的子宮頸不典型增生可明顯逆轉。提示葉酸在降低女性宮頸癌風險中可能發揮作用[5]。

        參考文獻:

        • [1]Carvo ML, Mason JB, Dayal Y, et al. Folate deficiency enhances the development of colonic neoplasia in dimethylhydrazine-treated rats[J]. Cancer Res, 1992, 52: 5002-5006.
        • [2]Xiao SD, Meng XJ, Shi Y, et al. Interventional study of high dose folic acid in gastric carcinogenesis in beagles[J]. Gut, 2002, 50: 61-64.
        • [3]Mayne ST, Risch HA, Dubrow R, et al. Nutrient intake and risk of subtypes of esophageal and gastric cancer[J]. Cancer Epidemilo Biomarkers Prev, 2001, 10: 1055-1062.
        • [4]Giovannucci E, Stampfer MJ, Colditz GA, et al. Multivitamin use, folate, and colon cancer in women in the Nurses’Health Study[J]. Ann Inter Med, 1998, 129: 517-524.
        • [5]Butterworth CE, Hatch KD, Gore H, et al. Improvement in cervical dysplasia associated with folic acid therapy in users of oral contraceptives[J]. Am J Clin Nutr, 1982, 35: 73-82

        降低胎兒神經管畸形的發生風險

        研究范圍:神經管畸形

        文獻使用劑量:400~4000μg /d(微克/天)

        國內外研究結果:

        神經管閉合是在胚胎發育的3~4周,懷孕早期缺乏葉酸是引起胎兒神經管畸形的主要原因,神經管畸形主要表現為脊柱裂和無腦畸形等中樞神經系統發育異常[1]。
        1991年,為了確定葉酸對降低神經管缺陷再發風險有無作用,英國研究人員進行了一項大規模的隨機雙盲干預試驗,給有神經管缺陷分娩史的婦女從妊娠后的12周開始,服用葉酸(4000μg/d),結果發現服用葉酸可使受試者分娩的胎兒再發生神經管缺陷的危險性大大降低[2]。
        美國公共衛生署早于1992年就發出建議:為了降低胎兒發生諸如脊柱裂等神經管畸形的風險,準備懷孕的婦女需要堅持服用葉酸(400μg/d)[3]。
        在國內的相關研究中,北京醫科大學選取了神經管畸形發生率較低的浙江省和江蘇省以及發生率較高的河北省共三個省份,開展了一項預防神經管畸形的健康公共項目,給這些地區的婦女孕前以及孕期補充葉酸(400μg/d),結果顯示浙江和江蘇兩省胎兒神經管畸形的發生風險降低了41%,河北省降低了79%。結果表明:無論在神經管畸形高發地區還是低發地區,婦女在妊娠前后服用葉酸均能降低神經管畸形發生的危險性[4]。

        參考文獻:

        • [1]營養與食品衛生學 第6版 人民衛生出版社
        • [2]MRC Vitamin Study Research Group. Prevention of neural tube defects: results of the Medical Research Council Vitamin Study[J]. Lancet, 1991, 338(8760): 131-137.
        • [3]Centers f or Diseases Control and Prevention .Recommendations for the use of folic acid to reduce the number of cases of spina bifida and other neural tube defects[J] .MMWR Morb Mortal Wkly Rep , 1992 , 41(RR-14):1-7.
        • [4]李竹,李松,王紅,等. 中國婦女妊娠前后單純服用葉酸對神經管畸形的預防效果[J]. 中華醫學雜志,2007,80(7):493-498.

        降低心腦血管問題的發生風險

        研究范圍:心腦血管問題

        文獻使用劑量:0.2~10mg /d(毫克/天)

        國內外研究結果:

        加拿大科學家開展的一項回顧性隊列研究,結果發現低血清葉酸濃度與冠心病的發生密切相關[1]。美國科學家對國民健康和營養狀況追蹤調查,發現血清葉酸含量低者發生冠心病的危險性也遠大于血清葉酸含量高者[2]。英國研究人員的研究也同樣發現血清葉酸含量低者更容易發生患冠狀動脈問題,葉酸缺乏可能加劇了動脈粥樣硬化的進程[3] 。而血清葉酸濃度可反映短期內膳食葉酸的攝入情況,因此冠心病的發生可能膳食葉酸攝入情況有關。
        膳食中缺乏葉酸會使血中同型半胱氨酸水平升高,而高濃度同型半胱氨酸是動脈硬化和心血管問題發生的一個危險因素[4]。研究顯示,葉酸缺乏不僅可通過增加血漿同型半胱氨酸水平引起心血管問題, 也可直接導致血管內皮功能紊亂,促進心血管問題的發生發展[5]。
        香港研究人員開展了一項試驗,給高同型半胱氨酸血癥者服用葉酸(10mg/d,12個月)
        試驗結果顯示:長期服用葉酸可降低同型半胱氨酸水平,改善動脈內皮功能,從而降低動脈粥樣硬化發生的風險[6]。此外英國科學家研究表明,補充葉酸(5mg/d,6周)能夠通過降低同型半胱氨酸水平途徑以及對血管內皮的直接保護作用,進而改善心血管功能[7]。
        對于冠狀動脈粥樣硬化人群,補充葉酸又有何作用呢?加拿大研究人員開展了一項針對冠狀動脈粥樣硬化人群的干預試驗,結果證實補充葉酸(5mg/d、4個月)能明顯降低該人群血漿同型半胱氨酸水平,改善血管內皮功能進而保護心血管功能[8]。

        參考文獻:

        • [1]Morrison H I, Schaubel D, Desmeules M, et al. Serum folate and risk of fatal coronary heart disease [J]. JAMA,275( 24): 1893-18961
        • [2]Silberberg JS, C rooks RL, W odarczyk JH, et al. Association between plasma folate and coronary disease independent of homocysteine [J].  Am J Cardiol , 2001, 87( 8): 1003-10041
        • [3]Giles WH, Kittner SJ, Croft JB, et al. Serum folate and risk for coronary heart disease: results from a cohort of US adults[J]. Ann Epidem iol, 8( 8): 490-4961[4]營養與食品衛生學 第6版 人民衛生出版社
        • [5]楊永賓,譚延斌,毛絢霞等. 葉酸在心血管疾病防治中的作用[J]. 中國臨床營養雜志. 14(2): 136-139.
        • [6]Woo KS, Chook P, Chan LL, et al. Long-term improvement in homocyste in levels and arterial endothelia l function after 1-year folic acid supp lementation [J]. Am J Med, 2002, 12( 7): 535-5391
        • [7]Bellamy MF, McDowell IF, Ramsey MW, et al. Oral folate enhances endothelial function in hyperhomocysteinaemic subjects [ J]. Eur J Clin Invest, 1999, 29( 8): 659-6621.
        • [8]Title IM, Cummings PM, Giddens K, et al. Effect of folic acid and antioxidant vitamins on endothelial dysfunction in patients with coronary artery disease [J]. J Am Coll Cardiol, 2000, 36( 3): 758-7651

        降低孕婦妊娠高血壓的發生風險

        研究范圍:妊娠高血壓

        文獻使用劑量:2.5mg/d(毫克/天)

        國內外研究結果:

        妊娠高血壓屬于孕婦妊娠期間獨有的,可對母嬰的健康產生嚴重影響,妊娠高血壓綜合征一般會在妊娠期中表現為一過性高血壓和蛋白尿等相關問題 [1]。
        為了探索補充葉酸與妊娠高血壓之間的關系,美國麻省波士頓大學研究人員對婦女(從未生育過畸形新生兒的婦女)進行了回顧性的調查研究,結果發現:孕期補充葉酸能夠孕婦降低發生妊娠高血壓的風險[2]。
        成都軍區昆明總醫院的醫生進行了一項人群干預試驗,從妊娠18周開始,給孕婦補充葉酸(2.5mg/d)至妊娠34-37周,結果發現服用葉酸的孕婦發生妊高癥的風險著低于未服用葉酸的孕婦,提示補充葉酸可能是降低妊高癥發生風險的有效手段之一[3]。

        參考文獻:

        • [1] 馮 翰 妊娠高血壓綜合征對新生兒出生結局的影響分析[J]. 中國當代醫藥,2014,4(21):26-28. 
        • [2]王剛. 母體和臍帶血中同型半胱氨酸、葉酸和維生素B12水平與先兆子癇關系的研究[J]. 內蒙古中醫藥,2011,19:95-96.
        • [3]尹國武, 楊夢庚, 方寶珠.妊高征產婦靜脈血和臍血及乳汁中葉酸濃度測定及意義[ J] .中國優生與遺傳雜志, 1997 , 5(6):49-50

        營養知識

        概述:

        是一種人體必需的礦物質,不僅是構成機體骨骼、牙齒的主要成分,也是維持機體凝血、神經信號傳導、肌肉收縮等正常生理功能所不可或缺的常量元素。

        推薦攝入量:

        成人:800 mg/d(毫克/天);(RNI:推薦攝入量)
        (參考《中國居民膳食營養素參考攝入量(2013版)》)

        增加骨鹽含量和骨質密度,促進骨骼健康

        研究范圍:兒童、孕婦、中老年人

        文獻使用劑量:768~1200mg/d(毫克/天)

        國內外研究結果:

        在人的一生中,兒童青少年時期、妊娠期和中老年時期骨質變化較大,也較容易受到外界因素的影響,需要重點關注這三類人群的骨骼健康狀況。
        一、兒童青少年
        處于生長發育期的兒童青少年,機體為滿足快速的新陳代謝需求,對鈣的需求量顯著上升。為了解兒童青少年補鈣對他們體內骨質含量和骨密度的正常增長的影響,澳大利亞研究人員綜述了國際上19項人體隨機對照實驗(RCT),結果顯示:兒童青少年在基礎膳食平均鈣攝入量為745mg/d的條件下,如果每天平均補充鈣768mg,能夠顯著促進全身和橈骨的骨密度增加[1] 。
        由于不同國家的人群體質差異比較大,那對于國內的兒童青少年來說,補鈣對骨質含量和骨密度又有怎樣的影響呢?中山大學的研究團隊對青春前期女童進行為期兩年的補鈣干預實驗,結果顯示,每天補鈣(1000mg)有助于她們的骨密度和骨質含量的增長。換言之,對于國內的兒童青少年,增加鈣的攝入量可能有助于他們骨質含量和骨密度的增長[2]。
        二、妊娠期
        由于妊娠婦女血容量增加,加之胎兒從母體攝取大量的鈣以供生長發育的需要,使妊娠婦女對鈣的需要量顯著增加。當妊娠婦女鈣輕度或短暫性不足時,母體血清鈣濃度降低,繼而甲狀旁腺激素的合成和分泌增加,加速母體骨骼和牙齒中鈣鹽溶出,滿足胎兒對鈣的需要[3]。
        當缺鈣嚴重或長期缺鈣時,母親可發生小腿抽筋或手足抽搐,嚴重時導致骨質軟化癥,胎兒也可發生先天性佝僂病。因此,孕婦應增加含鈣豐富的食物,膳食中鈣攝入不足時亦可適當補充一些鈣制劑[3]。
        美國科學家開展的一項隨機交叉試驗顯示:孕晚期補鈣(1200mg/d)有助于減少妊娠末三個月孕婦的骨轉化,也就是說補鈣有助于妊娠期婦女的骨骼健康[4]。
        三、中老年期
        隨著社會經濟和醫學保健事業的發展,人類壽命將逐漸延長,老年人口比例不斷增加。老年人的鈣吸收率降低,一般低于20%,對鈣的利用和儲存能力低,容易發生鈣攝入不足或缺乏引發骨骼健康問題[3]。
        在澳大利亞研究人員開展了一項meta分析(對具備特定條件的、同課題的諸多研究結果進行綜合分析的一類統計方法),綜合分析了29項相關的研究,探究鈣對50歲以上中老年人骨密度及骨折影響, 結果顯示補鈣(800~1200mg/d)可使各種骨折的風險降低,同時降低髖骨和腰椎的骨質流失,并且鈣和維生素D(VD)同時補充的效果優于單獨補鈣效果[5]。

        參考文獻:

        • [1]Winzenberg T, Shaw K, Fryer J, et al. Effects of calcium supplementation on bone density in healthy children: meta-analysis of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BMJ 2006;333:775-781。
        • [2]柳楨, 李星, 肖新才, 等. 鈣攝入量對青春前期女童骨量增長的影響—兩年隨機干預實驗. 營養學報 2009;31:241-5.
        • [3]營養與食品衛生學第6版,人民衛生出版社。
        • [4]Janakiraman V, Ettinger A, Mercado-Garcia A, et al. Calcium supplements and bone resorption in pregnancy: a randomized crossover trial. Am J Prev Med 2003;24:260-4.
        • [5]Tang BM, Eslick GD, Nowson C, et al. Use of calcium or calcium in combination with vitamin D supplementation to prevent fractures and bone loss in people aged 50 years and older: a meta-analysis. Lancet 2007;370:657-66.

        降低骨質疏松發生的風險,改善骨質疏松問題

        研究范圍:骨質疏松

        文獻使用劑量:600~3000mg/d(毫克/天)

        國內外研究結果:

        骨質疏松是由于膳食鈣攝入不足等原因引起的骨密度降低,進而導致機體出現骨痛甚至脆性骨折等一系列問題[1]。絕經后婦女和中老年人由于其特殊的生理狀態,常常是骨質疏松的高發人群。
        絕經后女性易發生骨質疏松,因為絕經后的女性體內的雌激素濃度降低,而導致骨丟失加速。美國科學家給予絕經后婦女持續4年每天口服鈣劑,試驗結果表明,鈣劑能夠減少絕經后婦女由于年齡增長而引起的骨質丟失[2]。此外,韓國[3]和北愛爾蘭[4]的兩項人群干預試驗研究也同樣證實了絕經期后婦女補鈣能夠促進骨骼合成和減少骨丟失,從而減少骨質疏松的發生幾率。
        由于維生素D能夠促進鈣的吸收和利用,希臘科學家對鈣(1200mg/d)與VD(300IU/d單位/天)聯合補充和單獨補鈣(1200mg/d)效果進行了對比,結果顯示,同時補充鈣和維生素D能夠增強絕經后女性的骨盆、脊柱和總骨質密度[5],并且聯合補充鈣和維生素D對絕經后婦女骨骼健康的促進效果要顯著強于單獨補鈣的效果。
        隨著年齡的增長,中老年機體對鈣的吸收減弱,骨質大量丟失,也極易發生骨質疏松等骨骼方面問題[6],因此在中老年階段,減少骨質疏松的發生風險至關重要。英國科學家給尚未患骨質疏松的老年女性志愿者,連續兩年聯合補充鈣(1000mg/d)和維生素D(400IU/d),發現志愿者骨密度在補鈣后大大提高[7]。
        骨質疏松最為常見的后果是發生脆性骨折,為了解補鈣與老年人骨折風險的關系,澳大利亞的研究人員進行了一項隨機對照雙盲試驗,連續5年給予老年人補充鈣劑(1200mg/d)和維生素D(1000IU/d),試驗結果顯示:與同齡段未補鈣人群相比,聯合補鈣和維生素D后老年人的骨折發生率明顯減少[8]。
        補鈣可以減少老年人骨質疏松和骨折的發生風險,那么對于發生過骨健康問題老年人,補鈣對他們的骨骼健康又有何影響呢?丹麥科學家選取了發生過臀部和上肢骨折的志愿者,給他們口服安慰劑或鈣(3000mg/d)和維生素D(1400IU/d),試驗結果顯示:長期補充鈣和維生素D減少了發生過骨折老人的骨質流失;增加了他們的骨密度;換言之,補鈣對發生過骨折的老年人的骨骼健康同樣起到了積極的促進作用[9]。

        參考文獻:

        • [1]葉山東,原發性骨質疏松癥的流行病學. 安徽醫學,2009,30(11):1261-1262.
        • [2]Riggs BL, O'Fallon WM, Muhs J, O'Connor MK,et al., Long-term effects of calcium supplementation on serum parathyroid hormone level, bone turnover, and bone lossin elderly women. J Bone Miner Res. 1998,13(2):168-74.
        • [3]Choi JS, Park MY, Kim JD,et al., Safety  and  efficacy  of  polycalcium  for  improving  biomarkers  of  bone  metabolism: a 4-week open-label  clinical study.  J Med Food. 2013,16(3):263-7.
        • [4]Slevin MM, Allsopp PJ, Magee PJ,et al., Supplementation with calcium and short-chain fructo-oligosaccharides affects markers of bone turnover but not bone mineral density in postmenopausal women. J Nutr. 2014,144(3):297-304.
        • [5]Moschonis G1, Manios Y, Skeletal site-dependent response of bone mineral density and quantitative ultrasound parameters following a 12-month dietary intervention using dairy products fortified with calcium and vitamin D: the Postmenopausal Health Study. Br J Nutr. 2006,96(6):1140-8.
        • [6]Heaney RP, Gallagher JC, Johnston CC,et al., Calcium nutrition and bone health in the elderly. Am J Clin Nutr. 1982,36(5):986-1013.
        • [7]Bolton-Smith C, McMurdo ME, Paterson CR, Two-year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of vitamin K1 (phylloquinone) and vitamin D3 plus calcium on the bonehealth of older women. J Bone Miner Res. 2007 Apr;22(4):509-19.
        • [8]Zhu K, Devine A, Dick IM, Effects  of  calcium and vitamin D supplementation on hip bone mineral density and calcium-related analytes inelderly ambulatory Australian women: a five-year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J Clin Endocrinol Metab. 2008 ,93(3):743-9.
        • [9]Hitz MF, Jensen JE, Eskildsen PC.et al., Bone mineral density and bone markers in patients with a recent low-energy fracture: effect of 1 y of treatment with calcium and vitamin D. Am J Clin Nutr. 2007,86(1):251-9.

        緩解經前綜合征(premenstrual syndrome,PMS)

        研究范圍:經前綜合征

        文獻使用劑量:1000~1238mg/d(毫克/天)

        國內外研究結果:

        經前綜合征(PMS)是女性月經前的一種綜合征,常見的臨床表現為腹脹、乳房疼痛、焦慮、情緒波動、疲勞以及易激惹等。流行病統計調查數據顯示有80%-90%的女性都有月經經前不適的經歷,其中有3%-8%的女性有嚴重的經前期綜合征,女性月經前的各種不適已經影響到了她們的正常生活[1]。
        早在1989年,美國科學家Thys-Jacobs 教授為了探究補鈣與PMS問題改善之間的關系,開展了一項針對PMS志愿者為期三個月的隨機交叉人群試驗,試驗發現補鈣(1000mg/d)后可顯著改善PMS的腹脹、惡心、反胃等問題[2]。由于當時條件的限制,試驗選取的樣本量較少,該試驗結果的可信度受到質疑。
        在時隔十年后,Thys-Jacobs 教授的研究團隊再次針對鈣與改善PMS的關系開展了一項大樣本量的人群試驗,研究再次證明鈣劑的補充(1200 mg/d)能夠顯著改善PMS的經前不適[3]。2009年,德國的學者開展的一項雙盲臨床試驗,同樣證實了補充鈣劑(1000mg/d)能夠很好的緩解由于PMS引起的女性經前期易疲勞、情緒波動、失落等不適癥狀[4]。
        綜上所述,補鈣對PMS的效果已經得到驗證。但是補鈣能否對PMS防患于未然,降低女性PMS發生的風險呢?為了探究這一問題,美國科學家針對尚未發生PMS的健康女性,開展了一項為期10年的大樣本病例對照研究,研究結果顯示補充鈣劑(1238 mg/d)能夠降低女性發生PMS的風險。科學家分析,鈣可能會影響內源性雌激素水平,進而影響PMS的發生與發展[5]。

        參考文獻:

        • [1]Grady-Weliky TA. Premenstrual dysphoric disorder. N Engl J Med 2003;348(5):433–438.
        • [2]Thys-Jacobs S1, Ceccarelli S, Bierman A, Calcium supplementation in premenstrual syndrome: a randomized crossover trial. J Gen Intern Med. 1989,4(3):183-9.
        • [3]Thys-Jacobs S1, Starkey P, Bernstein D, et al., Calcium carbonate and the premenstrual syndrome: effects on premenstrual and menstrual symptoms.Premenstrual Syndrome Study Group. Am J Obstet Gynecol. 1998,179(2):444-52.
        • [4]Ghanbari Z, Haghollahi F, Shariat M, Effects of calcium supplement therapy in women with premenstrual syndrome. Taiwan J Obstet Gynecol. 2009,48(2):124-9.
        • [5]Bertone-Johnson ER1, Hankinson SE, Bendich A, Calcium and vitamin D intake and risk of incident premenstrual syndrome. Arch Intern Med. 2005,165(11):1246-52.

        增強免疫力

        研究范圍:免疫力低下

        國內外研究結果:

        德國研究人員進行了一項探究鈣與免疫功能的實驗,其中細胞實驗顯示,活化的磷酸鈣能夠誘導細胞內抗炎因子(白介素-6、白介素-1β)的釋放,從而促進細胞內固有免疫系統的免疫功能;而動物實驗發現,磷酸鈣能夠促進大鼠體內白介素-8的釋放,從而增強小鼠免疫力[1]。
        英國、西班牙和美國科學家聯合開展了一項細胞實驗,研究發現在2型糖尿病志愿者免疫細胞內,鈣濃度與免疫細胞功能密切相關[2],鈣在細胞實驗中顯示出增強免疫系統功能的作用。
        既然鈣與免疫功能密切相關,那對于體內鈣含量不足的人群,他們的免疫功能會不會因此受到影響呢?美國科學家對此進行了研究,研究人員選用了鈣內流不足者作為研究對象,探究鈣與免疫系統的關系,結果發現細胞內鈣含量不足時免疫功能明顯下降,其原因可能是低鈣使得免疫細胞(T細胞和B細胞)在胸腺和骨髓發育過程中出現了異常所致 [3]。

        參考文獻:

        • [1]Kozlova D, Sokolova V, Zhong M, Calcium phosphate nanoparticles show an effective activation of the innate immune response in vitro and in vivoafter functionalization with flagellin. Virol Sin. 2014 Feb;29(1):33-9.[2]Kappala SS, Espino J, Pariente JA, et al. FMLP-, thapsigargin-, and H?O?-evoked changes in intracellular free calcium concentration in lymphocytes and neutrophils of type 2 diabetic patients. Mol Cell Biochem. 2014 Feb;387(1-2):251-60.
        • [2]Feske S. Immunodeficiency due to defects in store-operated calcium entry. Ann N Y Acad Sci. 2011 Nov;1238:74-90. 
        • 備注:
          奶制品是鈣的良好的膳食來源,但對于乳糖不耐受的人群來說,由于不能耐受奶制品中的乳糖,這部分人群不能從奶制品中獲取足量的鈣。尤其是對于乳糖不耐受的兒童,為促進骨骼形成和身體生長發育,他們尤其需要額外補充鈣劑[1]。
          在英國科學家開展的一項橫斷面調查,研究了189名乳糖不耐受者的日常飲食中鈣的攝入量水平,結果顯示:對于乳糖不耐受人群,僅從食物中獲取的鈣難以達到適宜攝入量(Adequate Intake ,AI)的要求,可能需要額外補充鈣劑[2]。因此,為了滿足乳糖不耐受人群機體日常必需的鈣需要量,鈣補充劑是奶制品的良好替代品[3]。
        • [1]Heyman MB; Lactose intolerance in infants,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Pediatrics. 2006, 118(3):1279-86
        • [2]Lovelace HY, Barr SI. Diagnosis, symptoms, and calcium intakes of individuals with self-reported lactose intolerance. J Am Coll Nutr. 2005,24(1):51-7.
        • [3]Swagerty DL Jr1, Walling AD, Klein RM. Lactose intolerance. Am Fam Physician. 2002 ,65(9):1845-50.




        營養知識

        概述:

        鋅是人類必需的微量元素之一,分布在人體所有的組織器官,不僅參與人體組織構成,還對生長發育,智力發展,免疫功能,物質代謝和生殖功能等具有重要的作用。

        推薦攝入量:

        成年男性:12.5 mg/d(毫克/天);成年女性:7.5 mg/d(RNI:推薦攝入量)
        (參考《中國居民膳食營養素參考攝入量(2013版)》)
        參與免疫調節,增強免疫力

        研究范圍:免疫力下降

        文獻使用劑量:20 mg/d(毫克/天)

        國內外研究結果:

        胸腺、淋巴細胞等在人體免疫系統中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基礎研究資料顯示:鋅是維持胸腺等免疫器官和淋巴細胞等免疫細胞正常功能所必需的微量元素,因此鋅對機體免疫功能具有重要作用[1,2]。為探究鋅與免疫系統的關系,世界各國科學家們開展了大量的動物和人群試驗研究:
        意大利科學家通過實驗發現,缺鋅會在一定程度上減慢免疫球蛋白的產生,減弱淋巴細胞的活性[3]。而鋅元素缺乏在動物身上會表現出什么樣的問題呢?美國研究人員在動物實驗中發現,鋅缺乏可導致奶牛胸腺萎縮,進而引發感染,導致死亡[4]。
        在美國的研究人員開展了的另一項動物實驗中,研究人員給小鼠喂食缺鋅的飼料,結果發現,食用缺鋅飼料2周后小鼠胸腺就開始發生退化;4周之后,胸腺萎縮至原始大小的四分之一;6周之后,胸腺將近消失。這提示,鋅是維持免疫器官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一旦缺乏將會嚴重損傷免疫系統[5]。
        臨床研究發現,缺鋅會減弱機體對疾病的抵抗力,人體一旦缺鋅,會引起免疫反應降低,容易感染傳染性病原體,而增加鋅的攝入則能夠增強機體免疫力 [6,7]。
        兒童常常容易感染肺炎和腸胃炎,而兒童體內鋅元素的含量和這些疾病的發生之間又有怎樣的關系呢?伊朗的研究人員針對兒童開展了一項人群研究,該研究比較了肺炎、腸胃炎和健康兒童血清鋅含量水平,結果顯示: 肺炎和胃腸炎兒童的血清鋅含量均顯著低于健康組兒童。這提示,保持體內充足鋅含量,有助于減少兒童肺炎和胃腸炎的發生風險[8]。
        腹瀉也是兒童較為常見的細菌感染性問題,為了研究補鋅對兒童腹瀉的影響,美國科學家開展了一項人群干預試驗,在給 6~35個月齡的兒童補充鋅(20 mg/d)后發現,補充鋅可以顯著降低兒童腹瀉的持續時間。此外,補充鋅還能明顯緩解腹瀉嚴重程度[9]。
        機體在抵抗力低下時容易受感冒病毒攻擊,鋅在緩解感冒問題上也起到重要作用。美國科學家開展了一項人群試驗,研究人員給感冒者補充鋅后發現,補鋅可以減少感冒的持續時間,感冒各種常見問題(咳嗽、流鼻涕等)持續時間也縮短。這說明鋅可以減輕感冒問題,促進感冒的恢復[10]。

        參考文獻:

        • [1]Marchevsky A M, Wick M R. The thymus gland[J]. Pathology of the Mediastinum, 2014: 37.
        • [2]Fraker, P. J., & King, L. E. (2004). Reprogramming of the immune system during zinc deficiency. Annu. Rev. Nutr., 24, 277-298.
        • [3]Mocchegiani E, Muzzioli M. Therapeutic application of zinc in 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 against opportunistic infections[J]. The Journal of nutrition, 2000, 130(5): 1424S-1431S.
        • [4]Cunningham-Rundles S. Zinc and Immune Function[J]. 1998.
        • [5]. Fernandes G, Nair M, Onoe K, Tanaka T, Floyd R, Good RA. Impairment of cell mediated immune functions by dietary Zn deficiency in mice.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1979;76:457–61
        • [6]Shankar A H, Prasad A S. Zinc and immune function: the biological basis of altered resistance to infection[J].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1998, 68(2): 447S-463S.
        • [7]Walsh C T, Sandstead H H, Prasad A S, et al. Zinc: health effects and research priorities for the 1990s[J]. Environmental Health Perspectives, 1994, 102(Suppl 2): 5.
        • [8]Soleymani G H R, Abtahi S. Evaluation of serum Zinc status in hospitalized children aged 1-4 years with Pneumonia and gastroenteritis in Zahedan[J]. TABIB-E-SHARGH, 2006.
        • [9]Sazawal S, Black R E, Bhan M K, et al. Zinc supplementation in young children with acute diarrhea in India[J].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1995, 333(13): 839-844.
        • [10]Prasad A S, Beck F W J, Bao B, et al. Duration and severity of symptoms and levels of plasma interleukin-1 receptor antagonist, soluble tumor necrosis factor receptor, and adhesion molecules in patients with common cold treated with zinc acetate[J]. Journal of Infectious Diseases, 2008, 197(6): 795-802.

        增強精子活力、維持男性正常性功能

        研究范圍:男性不育

        文獻使用劑量:54mg/d

        國內外研究結果:

        世界衛生組織認為,在二十一世紀影響人類生活和健康的主要問題中,不孕不育癥將成為僅次于腫瘤和心腦血管病的第三大問題[1]。專家們認為男性精液質量下降是男性不育發生率增加的罪魁禍首,美國的一位教授甚至預言,到了2040年,美國將有50%的男人沒有生育能力[2]。面對如此嚴峻生殖健康問題現狀,增強男性精子活力,維護男性正常性功能刻不容緩。 
        作為維持男性正常性功能不可缺少的微量元素,鋅在男性體內主要集中于睪丸、附睪和前列腺等器官中,尤其在精液中的含量特別豐富[3,4]。鋅直接參與精子的生成、成熟過程,對精子活力及其穩定性都具有重要作用。大量研究表明缺鋅可導致性腺機能減退,睪丸縮小,精子數目減少及生殖器官發育不全等[5-7]。
        正常精液包括精子和精漿,精漿是輸送精子的必須介質,為精子提供能量和營養物質,為了探究精漿中鋅含量與男性生育健康的關系,新加坡研究人員開展了一項人群調查研究,通過比較不育癥和健康男性精液中鋅含量水平發現,不育癥男性精漿中鋅濃度顯著低于健康男性,并且精漿中鋅濃度越高,精子數量則就越多[8]。
        然而對于不育癥男性,補鋅對于他們又有何作用呢?美國研究人員對此開展了一項人群干預試驗,連續6個月給少精癥的不育男性補充鋅(54mg/d),結果發現,在補充鋅之后他們的精子數目、精子活力等明顯提高。這提示,給不育男性補充鋅可以明顯增強男性生育能力[9]。
        此外,鋅對于提高受精成功率也具有重要意義。廣西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開展了一項實驗研究,通過體外觀察鋅對精子的影響作用發現,增加精漿中的鋅含量會提高射精后體外精子的存活率,增加受精數從而提高受精成功率[10]。

        參考文獻:

        • [1]桑愛軍,俞承榮. 男性不育治療指南. 北京: 中國醫藥科技出版社,2010: 序 1.
        • [2]曹開鏞談男性健康新理念:北京出版社,2004:230 - 239
        • [3]Al-Baldawi A T, Naji N A, Al-Ani A A A. Male infertility and physiological role of zinc[J]. iraqi journal of medical sciences, 2000: 67-71.
        • [4]曲莉莎. 微量元素鋅與男性生殖[J]. 微量元素與健康研究, 1994, 11(1): 55-55.
        • [5] Koehler K, Parr M K, Geyer H, et al. Serum testosterone and urinary excretion of steroid hormone metabolites after administration of a high-dose zinc supplement[J]. Europe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2007, 63(1): 65-70.
        • [6]Bedwal R S, Bahuguna A. Zinc, copper and selenium in reproduction[J]. Experientia, 1994, 50(7): 626-640.
        • [7]Millar M J, Fischer M I, Elcoate P V, et al. The effects of dietary zinc deficiency on the reproductive system of male rats[J]. Canadian journal of biochemistry and physiology, 1958, 36(6): 557-569.
        • [8]Chia S E, Ong C N, Chua L H, et al. Comparison of zinc concentrations in blood and seminal plasma and the various sperm parameters between fertile and infertile men[J]. Journal of andrology, 2000, 21(1): 53-57.
        • [9]Marmar J L, Katz S, Praiss D E, et al. Semen zinc levels in infertile and postvasectomy patients and patients with prostatitis[J]. Fertility and sterility, 1975, 26(11): 1057-1063.
        • [10]江莉, 李慕軍, 牛冉冉, 等. 精漿鋅含量與精液質量及體外受精結局的相關性[J]. 山東醫藥, 2012, 52(35): 22-24.

        促進傷口及口腔潰瘍的愈合,改善皮膚問題

        研究范圍:痤瘡、口腔潰瘍、組織創傷等。

        文獻使用劑量:30-145 mg/d(毫克/天)

        國內外研究結果:

        皮膚中鋅的含量高達全身的20%,大量的研究資料顯示,鋅能有效地緩解如脂溢性皮炎、口腔潰瘍、創傷等各種皮膚問題,保護皮膚健康[1-4]。
        為探究鋅對皮膚損傷問題的影響,北京解放軍第304醫院燒傷研究所開展了一項動物實驗,通過檢測沸水燙傷模型的大鼠血清中鋅含量發現,大鼠燙傷后,血清中鋅含量顯著下降;而給大鼠補充鋅后,燙傷部位修復加快[5]。
        此外,鋅對于手術后傷口恢復也有重要作用,美國科學家開展了一項臨床對照試驗,給進行手術后的病人補充鋅(145 mg/d),結果發現,手術后補充鋅能夠加快傷口的愈合,縮短痊愈時間[6]。
        痤瘡的發生主要與皮脂分泌過多、細菌感染等因素密切相關,鋅對痤瘡又有何影響呢?上海第二醫科大學的研究人員開展了一項人群干預試驗,連續7天給痤瘡者額外補充鋅元素(102 mg/d),結果發現,給痤瘡者補鋅后,皮脂溢出和新發皮疹明顯減少,瘙癢問題減輕[7]。 
        口腔潰瘍是最常見的口腔黏膜問題之一,伊拉克和國內研究人員針對鋅與口腔潰瘍的關系分別開展了2項人群試驗,給口腔潰瘍的人群補充鋅(30-40mg/d,4-28天),結果均發現,鋅的補充能夠減小口腔潰瘍面積,加快潰瘍的愈合[8,9]。

        參考文獻:

        • [1]Kumar P, Lal N R, Mondal A K, et al. Zinc and skin: a brief summary[J]. Dermatology online journal, 2012, 18(3).
        • [2]Yaghoobi R, Omidian M, Bagherani N. Comparison of therapeutic efficacy of topical corticosteroid and oral zinc sulfate-topical corticosteroid combination in the treatment of vitiligo patients: a clinical trial[J]. BMC Dermatology, 2011, 11(7)
        • [3]Gupta A K, Bluhm R. Seborrheic dermatitis[J]. Journal of the European Academy of Dermatology and Venereology, 2004, 18(1): 13-26.
        • [4]Schwartz J R, Marsh R G, Draelos Z D. Zinc and skin health: overview of physiology and pharmacology[J]. Dermatologic surgery, 2005, 31(s1): 837-847.
        • [5]郭振榮, 李利根, 趙霖, 等. 鋅營養狀態對燒傷創面修復的影響[C]//中華醫學會第六屆全國燒傷外科學術會議論文匯編. 2001.
        • [6]Pories W J, Henzel J H, Rob C G, et al. Acceleration of wound healing in man with zinc sulphate given by mouth[J]. The Lancet, 1967, 289(7482): 121-124.
        • [7]孔祥瑞, 陳彩鳳. 口服鋅治療痤瘡等皮膚病的長期觀察 (附 274 例療效及隨訪報告)[J]. 中級醫刊, 1987, 7: 011.
        • [8]Sharquie K E, Najim R A, Al-Hayani R K, et al. The therapeutic and prophylactic role of oral zinc sulfate in management of recurrent aphthous stomatitis (ras) in comparison with dapsone[J]. Saudi medical journal, 2008, 29(5): 734-738.
        • [9]徐穎. 葡萄糖酸鋅治療復發性口腔潰瘍的療效觀察[J]. 北京口腔醫學, 2002, 10(2): 89-90.

        改善小兒厭食,增進食欲

        研究范圍:味覺減退,食欲不振

        文獻使用劑量:20 mg/d(毫克/天)

        國內外研究結果:

        異食癖是指代謝機能紊亂,味覺異常等引起的喜歡吃一些不能吃的東西,如泥土、紙片、污物等。研究資料表明,缺鋅會影響味蕾細胞的更新,影響唾液中消化酶的活性,進而引起食欲減退、異食癖等問題[1,2]。
        食欲不振、不愛吃飯在兒童中較為常見,常因此影響兒童的營養狀況,引起一系列健康問題。首都兒科研究所開展了一項針對食欲不振兒童的人群試驗,在給缺鋅的兒童口服補鋅后發現,由于缺鋅引起的食欲不振問題得到了明顯的改善[3]。
        厭食常常造成兒童消瘦、營養不良,嚴重時會造成內分泌紊亂等嚴重后果。吉林大學白求恩醫學院開展了一項臨床干預試驗,連續28天給厭食的兒童補充鋅,結果發現,補鋅后兒童的食欲明顯改善,味覺的靈敏度也顯著提高[4]。
        有味覺障礙問題的人常常然察覺不到食物的美味,無法享受吃飯的樂趣,進而產生營養不良等后果。德國研究人員針對味覺障礙的人群開展了一項研究,持續3個月給味覺障礙的人群補充鋅(20mg/d),結果顯示,味覺障礙在補鋅后得到顯著地改善[5]。

        參考文獻:


        • [1]朱清義, 劉敬東, 蔣玉紅. 青島市嬰幼兒佝僂病312例血微量營養素分析[J]. 實用兒科臨床雜志, 2006, 21(11): 703-704.
        • [2]Hamano H, Yoshinaga K, Eta R, et al. Effect of polaprezinc on taste disorders in zinc-deficient rats[J]. Biofactors, 2006, 28(3): 185-193.
        • [3]王建紅, 張悅, 金春華, 等. 葡萄糖酸鋅治療兒童鋅缺乏癥療效觀察[J]. 北京醫學, 2012, 34(005): 409-410.
        • [4]王瑞琴, 霍淑芳, 金松子, 等. 硫酸鋅治療小兒厭食癥等109例療效觀察[J]. 吉林大學學報 (醫學版), 1988, 3: 027.
        • [5]Heckmann S M, Hujoel P, Habiger S, et al. Zinc gluconate in the treatment of dysgeusia-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J]. Journal of dental research, 2005, 84(1): 35-38.


        促進生長發育

        研究范圍:生長發育不良

        文獻使用劑量:10 mg/d

        國內外研究結果:

        作為人體所需的微量營養素之一,鋅直接或間接者參與蛋白質、核酸的合成以及細胞生長等過程,在人體生長發育方面有著不可或缺的作用[1]。國內外的研究人員開展了一系列實驗研究來探究鋅對生長發育的影響作用:
        美國的研究人員針對6~9個月齡的嬰兒開展了一項人群干預試驗,在連續6個多月給嬰兒補充鋅(10mg/d)后發現,與未補充鋅的嬰兒相比,補鋅后嬰兒的體重、身高和頭圍等指標水平顯著增加[2]。該研究團隊在4年后針對青春期前的兒童也開展了補鋅的人群干預試驗,同樣發現,補鋅能夠增加兒童的身高和體重的增長,促進生長發育[3]。
        補鋅在促進生長發育的作用在生長發育緩慢的兒童中表現得更為顯著。在荷蘭科學家開展的一項人群干預試驗中,研究人員在連續6個月給發育不良的嬰幼兒(6~12月齡)補鋅(10 mg/d)后,發現發育不良的嬰幼兒補鋅后身高和體重明顯增加[4]。
        學齡前期及青春生長期前的兒童,由于生長發育較為迅速,對鋅的需求量相對較多,較易發生鋅缺乏問題。日本研究人員針對身材矮小的青春期兒童(輕至中度缺鋅,無內分泌異常)開展了一項干預試驗,在連續6個月的補鋅之后發現,補鋅使得兒童血清中鋅含量上升,可加快生長速度[5]。  

        參考文獻:

        • [1]陳泳. 微量元素鋅的作用[J]. 甘肅科技, 2005, 21(5): 194-196.
        • [2]Rivera J A, Ruel M T, Santizo M C, et al. Zinc supplementation improves the growth of stunted rural Guatemalan infants[J]. The Journal of nutrition, 1998, 128(3): 556-562.
        • [3]Brown K H, Peerson J M, Rivera J, et al. Effect of supplemental zinc on the growth and serum zinc concentrations of prepubertal children: a meta-analysis of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J].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2002, 75(6): 1062-1071.
        • [4]Umeta M, West C E, Haidar J, et al. Zinc supplementation and stunted infants in Ethiopia: a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J]. The lancet, 2000, 355(9220): 2021-2026.
        • [5]Nakamura T, Nishiyama S, Futagoishi-Suginohara Y, et al. Mild to moderate zinc deficiency in short children: effect of zinc supplementation on linear growth velocity[J]. The Journal of pediatrics, 1993, 123(1): 65-69. 

        營養知識

        概述:

        鉻是人體內必需的微量元素之一,是正常生長發育和調節血糖所需的重要元素,在維持人體健康方面起重要作用。

        推薦攝入量:

        成人:100 mg/d(毫克/天)(AI,適宜攝入量)
        (參考《中國居民膳食營養素參考攝入量(2013版)》)
        葡萄糖耐量因子的重要組成成分,參與血糖的調節

        研究范圍:血糖調節

        文獻使用劑量:23.3-1000μg/d(微克/天)

        國內外研究結果:

        基礎研究顯示,鉻是葡萄糖耐量因子的組成成分,能夠幫助升高的血糖迅速恢復正常[1]。
        英國科學家為了探究鉻與2型糖尿病志愿者血糖水平的關系開展了一項人群研究,研究比較了糖尿病志愿者與健康人體內鉻含量水平,結果顯示:2型糖尿病志愿者體內鉻含量顯著低于健康人群,提示體內鉻含量與血漿葡萄糖水平密切相關[2]。
        空腹血糖,是指在隔夜空腹(至少8~10小時未進任何食物,飲水除外)后,早餐前采的血,所檢定的血糖值是糖尿病最常用的檢測指標之一。
        伊朗的科學家開展了一項meta分析(對具備特定條件的、同課題的諸多研究結果進行綜合分析),該分析歸納總結了7項關于鉻(250μg/d,至少3個月)攝入對2型糖尿病志愿者空腹血糖水平影響的隨機對照試驗結果,研究發現:鉻能顯著降低2型糖尿病志愿者的空腹血糖水平 [3]。
        此外,臺灣研究人員也針對2型糖尿病志愿者開展了一項人群試驗,給2型糖尿病志愿者(常規服用降血糖藥物)額外補充鉻(400μg/d,16周),試驗結果同樣發現,通過鉻元素的補充能夠降低2型糖尿病志愿者的空腹血糖,進而調節血糖水平[4]。
        除了空腹血糖外,餐后兩小時血糖(WTO推薦成人口服75g無水葡萄糖,2小時候后側靜脈血糖含量)水平也同樣也是糖尿病血糖控制效果的另一評價指標,而鉻對于餐后兩小時血糖水平又有怎樣的影響呢?
        沙特阿拉伯的研究人員開展了一項人群交叉實驗,給2型糖尿病志愿者補充鉻元素(兩種補鉻形式:23.3μg/d鉻酵母片,200μg/d氯化鉻;8周),試驗結果發現,以這兩種形式補充鉻元素能夠降低2型糖尿病志愿者餐后兩小時血糖水平,提示鉻元素能很好地控制血糖水平 [5]。
        綜上所述,鉻元素對2型糖尿病志愿者的血糖具有良好的調節效果,那么鉻元素如何發揮這一作用呢?為探究鉻調控血糖的機理,美國科學家開展了一項人群隨機對照試驗,給2型糖尿病志愿者在服用降糖藥物的基礎上額外補充鉻元素(吡啶羧酸鉻,1000μg/d,6個月),試驗結果顯示,與未補充鉻元素的志愿者相比,補充鉻元素能夠顯著提高2型糖尿病志愿者的胰島素敏感性[6],進而表明鉻可能是通過增加胰島素的敏感性進而調節血糖水平。

        參考文獻:

        • [1]Hoffman N J, Penque B A, Habegger K M, et al. Chromium enhances insulin responsiveness via AMPK[J]. J Nutr Biochem, 2014,25(5):565-572.
        • [2]Morris B W, MacNeil S, Hardisty C A, et al. Chromium homeostasis in patients with type II (NIDDM) diabetes[J]. J Trace Elem Med Biol, 1999,13(1-2):57-61.
        • [3]Abdollahi M, Farshchi A, Nikfar S, et al. Effect of chromium on glucose and lipid profiles in patients with type 2 diabetes; a meta-analysis review of randomized trials[J]. J Pharm Pharm Sci, 2013,16(1):99-114 [4]    Pei D, Hsieh C H, Hung Y J, et al. The influence of chromium chloride-containing milk to glycemic control of patients with type 2 diabetes mellitus: a randomiz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J]. Metabolism, 2006,55(7):923-927.
        • [4]Bahijiri S M, Mira S A, Mufti A M, et al. The effects of inorganic chromium and brewer's yeast supplementation on glucose tolerance, serum lipids and drug dosage in individuals with type 2 diabetes[J]. Saudi Med J, 2000,21(9):831-837.
        • [5]Martin J, Wang Z Q, Zhang X H, et al. Chromium picolinate supplementation attenuates body weight gain and increases insulin sensitivity in subjects with type 2 diabetes[J]. Diabetes Care, 2006,29(8):1826-1832.

        降低膽固醇水平、降低動脈粥樣硬化等心血管問題的發生風險

        研究范圍:心肌梗死、動脈粥樣硬化

        國內外研究結果:

        基礎研究表明,鉻與脂肪代謝密切相關,能夠提高高密度脂蛋白水平(HDL,高密度脂蛋白是一種改善動脈粥樣硬化的血漿脂蛋白,是冠心病的保護因子,俗稱“血管清道夫”)、降低血清膽固醇水平,具有降低動脈粥樣硬化發生風險的作用[1]。
        科學家在動物身上探究了鉻元素對血脂水平的影響作用,埃及研究人員給高脂飲食的大鼠額外補充鉻元素(10周),實驗結果顯示,與未補充鉻的高脂膳食大鼠相比,補充鉻元素能夠顯著降低高血脂大鼠血清中膽固醇水平。提示鉻能夠調節大鼠的血脂水平[2]。
        為了探究鉻和人體健康的關系,歐洲多個國家科學家聯合開展了一項病例對照人群研究,通過檢測比較了心肌梗死志愿者和健康人腳趾甲中鉻元素(鉻在體內廣泛分布,包括骨骼、皮膚、指甲、毛發、汗液等等)的含量,結果發現,心肌梗死志愿者腳趾甲中鉻元素含量低于健康人,并且腳趾甲鉻元素的含量越低,發生心肌梗死的風險越大。提示機體鉻元素水平與心血管健康密切相關[3]。

        參考文獻:

        • [1]營養與食品衛生學 第6版
        • [2]Seif A A. Chromium picolinate inhibits cholesterol-induced stimulation of platelet aggregation in hypercholesterolemic rats[J]. Ir J Med Sci, 2014.
        • [3]Guallar E, Jimenez F J, van T V P, et al. Low toenail chromium concentration and increased risk of nonfatal myocardial infarction[J]. Am J Epidemiol, 2005,162(2):157-164.

        營養知識

        概述:

        硒是人體必需的微量元素,是人體抗氧化酶的組成成分,具有抗氧化、保護心血管健康、降低腫瘤發生風險的作用

        推薦攝入量:

        成人:60μg/d(微克/天)(RNI:推薦攝入量)
        (參考《中國居民膳食營養素參考攝入量(2013版)》)
        抗氧化

        研究范圍:抗氧化

        國內外研究結果:

        谷胱甘肽過氧化物酶(GSH-Px)是機體的主要抗氧化酶之一,在體內發揮重要的抗氧化作用,能夠保護細胞、組織免受氧化損傷。而微量元素硒是GSH-Px的組成成分,基礎資料顯示,硒能夠發揮抗氧化作用,清除體內有害的氧化產物、降低自由基對機體的損傷[1]。
        國內外科學家針對硒的抗氧化功能開展了大量的人群試驗研究,江蘇大學開展了一項meta分析,總結了10項國際上關于硒抗氧化功能的研究,結果發現,補硒能夠使得機體血清中硒含量顯著增加,抗氧化酶GSH-Px的活性明顯升高,機體抗氧化能力提高[2]。
           此外,為了解硒與維生素E聯合使用時是否有協同作用,土耳其和中國研究人員先后開展了3項動物實驗,在給氧化損傷的大鼠聯合補充硒和維生素E后發現,聯合補充硒和維生素E的抗氧化效果要強于單獨補硒或者維生素E,換言之,硒和維生素E能夠起到協同抗氧化作用,起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抗氧化效果[3-5]。

        參考文獻:

        • [1]營養與食品衛生學 第6版 人民衛生出版社
        • [2] 蔣霞.硒對抗氧化物酶活性的影響及對2型糖尿病的預防作用.江蘇大學.碩士畢業論文。
        • [3] Güney M. Selenium–vitamin E combination modulates endometrial lipid peroxidation and antioxidant enzymes in streptozotocin-induced diabetic rat. Biol
          Trace Elem Res 2012;149:234–40.
        • [4] Guney M, Erdemoglu E, Mungan T. Selenium–vitamin E combination and
          melatonin modulates diabetes-induced blood oxidative damage and foetal outcomes in pregnant rats. Biol Trace Elem Res 2011;143:1091–102。
        • [5]Zhao Y.Synergistic effect of Se-methylselenocysteine and vitamin E in
          ameliorating the acute ethanol-induced oxidative damage in rat. Biol Trace Elem Res. 2011 Nov;143(2):1091-102. doi: 10.1007/s12011-010-8951-3. Epub 2011 Jan 15.

        保護心血管和心臟健康

        研究范圍:克山病、冠心病

        文獻使用劑量:200μg /d(微克/天)

        國內外研究結果:

        硒的發現和發展得益于對克山病的研究,克山病在1935年在我國黑龍江省克山縣發現,并由此得名。克山病主要表現為心功能不全,心臟擴大,心律失常等,早在1957年,我國學者首先提出克山病與缺硒的有關報告,并進一步肯定了硒是人體必需的微量元素。調查發現硒的缺乏會導致心肌受損,而高硒地區人群中心血管問題的發生率較低[1]。
           為了探究補硒對克山病的影響作用,西安醫科大學與芬蘭國家公共衛生研究院聯合開展了一項人群試驗,連續12周給克山病高發地區的兒童補硒(200μg/d),結果發現補硒后兒童血硒水平明顯升高,血中抗氧化酶活性增強,降低脂質過氧化反應對心肌的影響。提示微量元素硒能夠保護心臟功能,降低克山病的發生幾率[2] 。
           冠心病是冠狀動脈血管發生動脈粥樣硬化病變而引起的心臟病。硒與冠心病的發生有何關系呢?為了探究這一問題,美國科學家開展了一項meta分析,總結了國際上25項關于硒與冠心病相關研究的人群試驗結果,發現補硒能夠降低冠心病的發生風險,保護心血管健康[3]。
           硒不僅僅單獨使用時能夠顯著保護心臟功能,其與輔酶Q10聯合使用時,對心血管的保護作用更為顯著。在瑞典科學家開展的一項持續5年之久的前瞻性雙盲試驗中,研究人員給老年志愿者服用硒(200μg /d)和輔酶Q10(200mg /d,毫克/天),經過跟蹤隨訪發現,聯合補充硒和輔酶Q10能夠顯著改善心臟功能,保護心血管健康,降低心血管問題的發生風險[4]。

        參考文獻:

        • [1] 營養與食品衛生學 第六版 
        • [2]Alfthan G, Xu G L, Tan W H, et al. Selenium supplementation of children in a selenium-deficient area in China: blood selenium levels and glutathione peroxidase activities[J]. Biol Trace Elem Res, 2000,73(2):113-125.
        • [3]Flores-Mateo G .Selenium and coronary heart disease: a meta-analysis. Am J Clin Nutr. 2006 Oct;84(4):762-73.
        • [4]Alehagen U, Johansson P, Bjornstedt M, et al. Cardiovascular mortality and N-terminal-proBNP reduced after combined selenium and coenzyme Q10 supplementation: a 5-year prospective randomiz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 among elderly Swedish citizens[J]. Int J Cardiol, 2013,167(5):1860-1866. 

        降低腫瘤的發生風險,減輕化療副作用

        研究范圍:腫瘤

        國內外研究結果:

        人群流行病學調查發現,在硒缺乏的地區(地理環境土壤中硒元素含量偏低)腫瘤的發生風險顯著增高[1]。世界各國科學家針對體內硒水平與腫瘤發生風險的關系開展了大量的人群研究:
        伊朗科學家收集整理了16項國際上關于硒含量與乳腺癌的發生風險的相關人群研究,開展了一項meta分析,結果發現,機體硒含量水平的高低與乳腺癌的發生密切相關,體內硒的缺乏可能會增加乳腺癌的發生風險[2]。
           此外,在西班牙研究人員開展的一項meta分析中,總結分析了國際上關于探究硒和膀胱癌關系的7項研究,結果同樣發現,體內充足的硒含量能夠顯著降低膀胱癌的發生幾率[4]。
           除了降低腫瘤的發生風險之外,補充微量元素硒對腫瘤人群又有何影響呢?巴西科學家開展了一項隨機雙盲交叉人群試驗,給白血病和淋巴癌者在常規化療的基礎上額外補充硒,研究結果發現:補硒能夠減輕化療的副作用,并且緩解腫瘤者的疲勞感,改善身體機能[4]。

        參考文獻:

        • [1].營養與食品衛生學 第6版 人民衛生出版社
        • [2].Babaknejad 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elenium levels and breast cancer: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Biol Trace Elem Res. Biol Trace Elem Res. 2014 Jun;159(1-3):1-7. doi: 10.1007/s12011-014-9998-3. Epub 2014 May 25.
        • [3]Amaral A F, Cantor K P, Silverman D T, et al. Selenium and bladder cancer risk: a meta-analysis[J]. Cancer Epidemiol Biomarkers Prev, 2010,19(9):2407-2415.
        • [4].Vieira ML, Fonseca FL, Supplementation with Selenium Can Influence Nausea, Fatigue, Physical, Renal, and Liver Function of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with Cancer.J Med Food. 2014 Nov 7.

        促進骨骼關節健康

        研究范圍:大骨節病

        文獻使用劑量:140-300μg/d(微克/天)

        國內外研究結果:

        大骨節病又稱“矮人病”,是指一種地方性、變形性骨關節病,基礎研究資料顯示,大骨節病高發地區環境硒水平明顯不足,缺硒是大骨節病的主要原因[1,2]。為了探究微量元素硒對大骨節病的影響,國內外科學家開展了大量的人群試驗研究:
        四川大學的研究人員開展了一項meta分析,總結分析了15項關于硒與大骨節病的相關研究,在連續3-13年給兒童青少年補硒(140-300μg/d)后,發生大骨節病的風險顯著下降。換言之,在兒童青少年的日常膳食中增加硒的攝入能夠降低大骨節病的發生風險,促進骨關節健康[3]。

        參考文獻:

        • [1]Zhang B, Yang L, Wang W, et al. Environmental selenium in the Kaschin-Beck disease area, Tibetan Plateau, China[J]. Environ Geochem Health, 2011,33(5):495-501.
        • [2]Yang X E, Chen W R, Feng Y. Improving human micronutrient nutrition through biofortification in the soil-plant system: China as a case study[J]. Environ Geochem Health, 2007,29(5):413-428.
        • [3]Zou K, Liu G, Wu T, et al. Selenium for preventing Kashin-Beck osteoarthropathy in children: a meta-analysis[J]. Osteoarthritis Cartilage, 2009,17(2):144-151.

        保護男性生殖健康

        研究范圍:精子活力低下

        文獻使用劑量:100-225μg/d(微克/天)

        國內外研究結果:

        基礎資料顯示,硒是人體抗氧化酶的組成成分,睪丸中充足的硒含量能夠增強精液的抗氧化水平,在精子成熟過程中,能夠保護精子不受氧化損傷,維持男性的正常生殖功能。 [1]。
        為了研究硒對男性生殖能力的影響,世界各國的研究人員開展了大量的人群試驗研究。美國科學家開展了一項人群干預試驗,連續三個月給精子活力低下的男性補充硒(100μg/d),結果發現,硒的補充可以顯著增強精子活力,促進男性生殖健康[2]。
        此外,在硒與維生素E聯合補充時,對男性生殖能力的保護作用更為顯著。非洲科學家開展了一項隨機對照人群試驗,連續3個月給有生殖障礙的男性聯合補充硒(225μg/d)和維生素E(400mg/d),結果發現,聯合補充硒和維生素E能夠改善男性精子質量、提高精子活力[3]。

        參考文獻:

        • [1]Ahsan U, Kamran Z, Raza I, et al. Role of selenium in male reproduction-A review[J]. Anim Reprod Sci, 2014,146(1-2):55-62.
        • [2]Scott R, MacPherson A, Yates R W, et al. The effect of oral selenium supplementation on human sperm motility[J]. Br J Urol, 1998,82(1):76-80.
        • [3]Keskes-Ammar L, Feki-Chakroun N, Rebai T, et al. Sperm oxidative stress and the effect of an oral vitamin E and selenium supplement on semen quality in infertile men[J]. Arch Androl, 2003,49(2):83-94.

        營養搭配
        天天色影院